正文部分

刻板印象:为什么一说酒店管理就会想到瑞士?

这趟旅程通常耗时数月甚至数年之久,年轻人不仅能锻炼心性和意志,也在旅行中开拓视野。渐渐,“大旅行”被视作“绅士教育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英国商人托马斯·库克(Thomas Cook)在1858年组织策划的第一条旅欧假日旅行线,则将瑞士酒店业推向大众旅客。柯南·道尔就是这拨游客的代表,他将瑞士山水的灵感写进小说。《最后一案》中,大侦探福尔摩斯的丧生之地就有莱兴巴赫瀑布(Reichenbach Falls)的影子。

对于这些质疑,Karine认为这与个人选择有关。她在格里昂与丈夫相遇,毕业后,她从事与市场营销相关的工作,而丈夫则选择与金融相关的酒店资产管理方向。“这取决于你想要怎样的成长空间,瑞士的经历可以加速职场晋升,这是我们在过去毕业生里看到的。”

为瑞士酒店管理教育起到支撑作用的,是酒店业的圈内人。特别是拥有酒店的家族企业掌门人,他们很乐意将子女送到瑞士,浸润“历史之光”,并期冀孩子们带回先进的治理思想。

另外,对瑞士酒店教育的质疑声也存在着。一位网友曾分享留学瑞士的经历时称,该专业性价比很低。有些瑞士酒店学校并没有受到当地教育部门的认定,其学历含金量堪忧。毕业后,他们的薪资要比综合大学毕业生低约两千瑞士法郎。对毫无背景的职场新人,也不可能一步走上管理岗。在高级感背后,是与预期割裂的骨感现实。

瑞士酒店管理教育一直能保持咖位,还得归功于繁荣的旅游业。早在19世纪末,旅游业已占瑞士GDP的3.5%。而在一战之前的近30年里,瑞士旅游与餐饮对生产总值贡献达到6%(1918年)。

在贵族家庭教书的神父理查德·拉塞尔万万没有想到,他所著的《意大利游记》(1670)会掀起一股持续两个多世纪的风潮。这股风潮是瑞士酒店业发展的契机,也是该国酒店管理专业能霸榜各排名的历史积淀。

“父亲当时并没有阻止我,只是慎重的告诉我,酒店业很考验人,如果我想去,要做好充分准备。”那之后,Karine去酒店实习六个月,“确认”这份热爱后,她来到瑞士格里昂求学。

瑞士酒店业就是链条中的重要一环。对英国贵族而言,阿尔卑斯山与日内瓦湖的壮丽风光是田园诗画般的存在。为了满足这群“挑剔”客人,阿尔卑斯山附近建起档次颇高的旅舍(Guest House),在Mount Rigi(1816)、Mount Faulhorn、及Wengernalp等地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

旅游传统在瑞士本国也留下烙印。即便不靠海外游客,本地居民也能撑起半边天。根据2015年的数据,瑞士共有5055家酒店和养生机构,酒店床位数量达到27.3万张,本国国民在酒店留宿的比例达到45%。

行程的起点,通常设在英国多佛,旅客们乘船横渡英吉利海峡,经法国加莱到达巴黎。上岸后,他们需要翻越阿尔卑斯山脉,或乘船前往目的地意大利。“大旅行”带动沿线旅游业的发展,形成一条成熟完备的服务链。

这一声誉标签在亚洲的传播,得益于亚裔学生的数量增长。

瑞士酒店学校们早就有所感知。排名第一的洛桑酒店管理学院在2015年时,就有10.1%的学生来自亚太,中国学生比重为4.4%。而索梅集团旗下的理诺士酒店管理学院,2014年就有53%的亚裔学生。在瑞士排名第二的酒店院校格里昂,中国学生数量则占到10%。

20世纪末,亚洲承接住第三次浪潮的转移,旅游业也随之繁荣,酒店们纷纷砸下重金开拓市场。在2005年,亚洲超越北美成为接待国际游客第二多的地区。世界旅游组织甚至曾做出预测,到2030年,将有18亿人次到亚洲旅游。

以著名的瑞士洛桑管理学院为例,在当前全球16家大型酒店集团中,有9家巨头企业的总裁、董事长毕业于该校。

看来,良莠不齐的酒店学校的确存在,但瑞士的咖位还没那么容易被撼动。相反,亚洲的新情况让瑞士学校们感到兴奋。

广泛的国际生源,将瑞士与酒店管理的标签粘得更牢了。

中国娱乐与旅游业发展强劲,酒店业甚至比世界其他地区发展得还要快。Karine发现,中国度假村发展特别好,还能迎合三代人同时出行的不同需求。“人们希望在酒店里有更多体验,而不是千篇一律的风格。”

但毫无“家业”背景的学生越来越多,Karine本人就是典型案例。她是土生土长的法国人,父亲在一家航空公司工作,家中没有任何人从事酒店相关工作。上大学前,Karine面临二选一的抉择:攻读政治学,未来成为一名外交官,或者成全自己的兴趣爱好,去读酒店业,未来或许能走向管理岗。

早期学生来自欧洲各大家族,他们除了学习如何运营一家酒店,还得放下架子亲自接待客人,招呼他们用餐、住宿和提供服务。“注重实践”日渐成为瑞士酒店学校的传统,“校店合一”的氛围也一直延续至今。精细、品质和细节控,被求学者带回到欧洲,甚至更远。

像Karine这样的国际生成为瑞士酒店学校的主要生源。截至2015年前十年里,瑞士酒店管理专业共招收约2.2万名学生,其中私立学校生源为1.5万,而国际学生比例达到79.6%。Karine称,在格里昂,学生们来自100多个国家。“瑞士在政治上保持中立,因此吸引许多外派人员,这种多样化在酒店业更明显。”

20世纪中后期,瑞士旅游业产能下降,但酒店管理学校并没有随之没落,反倒成为出口贸易品。有意思的是,各地区学校有了更细分的发展。以语言为区分,西部法语区的学校注重酒店管理;南部的意大利语区则因为旅游资源优势,更侧重旅游管理;在东北部的德语区,教学内容则颇为平衡。多语言发展为日后教育国际化铺好道路。

在积攒了不少实战经验后,一群“酒店管理者”(Hoteliers)在日内瓦湖畔建起世界第一所酒店学校。1893年10月15日,不到30名学生参加学校的开放课程。如今,在洛桑著名的Hotel d'Angleterre酒店,还保存着记录这一历史时刻的牌匾。

格里昂先后还专门针对印度和中国学生开设奖学金项目,以吸引更多申请人。针对中国学生的奖学金项目于今年11月设立,合作方是瑞士顶级腕表品牌HUBLOT。两者结合倒是挺符合瑞士“精细化”的调性。

在这部“旅行指南”中,拉塞尔记述的沿途风景、见闻和经历,刷新了英国富家子弟们对“外部世界”的看法,他们纷纷走出家门,横穿欧洲,踏上追寻文化中心意大利的“大旅行”(Grand Tour)。

火车等长途交通方式的普及,给瑞士酒店送来一拨拨柯南·道尔们,他们在诗歌、小说和社交聊天里为瑞士刷出存在感。流量倒逼着酒店们提供更精进的服务。

但想要将咖位牢牢握住也不容易,也有新竞争者加入。拉斯维加斯等目的地的爆红,也激发美国大学对酒店管理的兴趣,康奈尔大学就率先开设相关专业。

索梅集团全球市场总监Karine Hyon-Vintrou也印证了这点:“的确,我们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来自与酒店业相关的家庭背景,他们求学目的很明确,为了继承家业。”这家教育集团同时拥有格里昂高等教育学院与理诺士酒店管理学院,前者在QS酒店管理专业排名中位列世界第五。

美国的优势是,它掌握更多话语权。每年给世界大学排名的三大机构QS、U.S.News与泰晤士高等教育,有两个来自美国。在QS榜单中,酒店管理专业第一的位置给就给到内华达大学,瑞士院校屈居其后。

瑞士酒店学校们看到了机会,他们坚信自己的“老字号”仍将一直有用。

英国贵族来了繁荣酒店业的剩余价值捧场的圈内人亚洲生源与保持优势

Powered by 亚博体育阿根廷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1-2021版权所有,本站有最终解释权